星期六, 6月 16, 2012

包粽子 過端節


今年閏四月,端午節來得比較慢,但早早的,我就磨著母親要包粽子,因為粄粽在外面不容易買到,而且自己包的比較安心。不過,既然是我要求母親包粽子,就不能光吃而已,也要動手幫忙。

包粄粽-01

星期三, 5月 30, 2012

120526 喝采音樂節,真是值得喝采


隨著油電雙漲,物價也蠢蠢欲動,尤其是在台北市,居大不易,買一間房子不知要不吃不喝多少年才成。但另一方面,台北的資源多,常常有別的縣市享受不到的活動。今天,我到台北,僅花了車費和餐費(不到300),卻有著極為豐富的藝術饗宴,真是美好的一天。

感謝台北都會休閒音樂台的成立,不只在廣播上提供愛樂者多一個選項,更在今年四月起舉辦喝采音樂節。可惜我得到這個消息太慢了,錯過了前面五場的面對面彈唱會;還好,趕上了今天的露天音樂會,一次聽到十組頂尖樂手/樂團的演出,真的是太棒了。

星期二, 5月 15, 2012

120506 久違了,白石山


昨天才從宜蘭山林中回來,分外想念山林,就想親近山林,於是起個大早,就來拜訪久違的好朋友-白石山。白石山可說是我最喜歡的郊山,但仔細一算,竟然有一年多沒來看這位老朋友了。還好,老朋友就是老朋友,依然在那裡歡迎著我。不僅如此,走到一半,還真的遇到了一位老朋友,很久不見的以前同事,這真是奇妙的緣份。


913

星期四, 5月 10, 2012

120505 宜蘭山林行 第二天 – 光與霧的交替中,看不盡的山花燦爛


其實這一趟旅程的目的是,友人要來拍杜鵑,特別是棲蘭山杜鵑。昨天那片奇幻森林中,許多樹木就是杜鵑樹,只是昨天的迷濛不利於拍攝花的嬌姿,更奇怪的是今年的花好像都提早開放了,以致於昨天路線上的花況不是很理想。因此,今天我們要換另一個路線,也希望今天的天氣能好一點,畢竟昨天月亮已經出來了啊!

清晨,在陣陣鳥鳴中醒來,聽來天氣不錯。但這裡終究是霧林帶,所以行程中,時而陽光普照,時而白霧迷茫,就好像日光和霧在爭奪這片山林的統治權。最近在看冰與火之歌,所以我甚至在想也許能有一部小說就以日光和霧來比擬不同的陣營(或家族),描寫他們在山林中無聲的鬥爭,而既需要日光、也少不了霧的樹木,也許就是介於這兩個陣營中的小人物吧!

902

星期三, 5月 09, 2012

120504 宜蘭山林行 第一天 – 奇幻森林

這片山林,一直是在台灣我很想去的地方之一,這次托朋友的福而得以成行,行前就覺得幸福到不行。不過,行程是很早就預定的,但當時間逼近時,我卻因繁雜的公事,以及隨著一些公事轉變而來的煩悶,期待的幸福感竟一點一滴的被磨損了。特別是出發前一週,常常出現的大雨,讓人心頭更是抑鬱,竟然昇起想放棄的念頭。但想到機會難得,還是打起精神出發。

但說真的,還好有出發,走在山林,虯結的樹幹,迷離的雨霧,清新滋潤的空氣,像是走在另一個世界,心頭的煩悶一掃而空。不僅如此,我真想長坐在這山林中,享受這不似真的靜謐。

905

星期六, 4月 21, 2012

人心固然黑暗,但法律是否能補救? -「罪行」與「罪咎」讀後感


這兩本都由許多作者(費迪南.馮.席拉赫,德國律師)的親身經歷的故事所組成,故事篇幅都不大,理應閱讀的負擔不大,但某些篇的內容卻讓人不忍卒睹。但面對這樣的故事,許多寫作可能會見獵心喜,以煽情來吸引大眾,但作者以律師的訓練,客觀而冷靜的敍述,反而更讓人能思索每個故事,受到更大的衝擊。

  

星期五, 4月 20, 2012

心態、觀念不改,制度再怎麼改都沒有用?


最近,建中的學生抗議十二年國教的貿然施行,可惜在某些媒體的惡搞下,這個抗議被塑造成,建中的學生不願放棄所擁有的教育資源,也就他們是「既得利益者」,是不知民間疾苦的「菁英」。但真的是這樣嗎?建中學生真的享有比較多的資源嗎?其實在網路上搜尋一下,你就會知道實情不是這樣的,可以看看下兩篇網誌就知道了。而就我自己的認知,高中以下的部份,明星國高中真的未必擁有較多的資源,只有到了大學,前幾名的國立大學就真的資源豐富了。

星期一, 3月 12, 2012

120311 昨日的記憶 – 我只怕忘了她

如果明天,你不再記得你最愛的人,或是你最愛的人不再記得你,我們怎麼能夠承受這種打擊,但這卻是失智症患者和家屬心中的最痛。昨日的記憶用四段小故事訴說患者和家屬的故事,篇幅雖短,卻每個故事都擊中心底最柔軟那個部份,讓人感動不已。

(下面有提到電影情節,未看過此片者請注意)



星期五, 2月 24, 2012

120224 讓我小小的虛榮一下吧

當初會想寫部落格,很簡單的只是想記錄一些參加過的活動,或是抒發一些感想,因為我自認不太擅長言語的交談,往往要透過書寫,慢慢的沈澱,才能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。寫下來,並不為別人,其實是想留日後的自己慢慢看。因此也沒有特別認真寫(尤其是去年),也不會想參加什麼部落格比賽,更不在意有誰會來看,以致於有些留言,往往拖個一年半載才看到。

星期三, 2月 15, 2012

120203 那瑪夏之旅 – 打獵見習 夜獵飛鼠篇

下午的一場雨讓不明顯的獵徑更是濕滑難走,獵徑一邊黑沈沈的,有著看不見底的溪谷,大伙都走的小心翼翼,深怕一個失足就,不過也因如此,走得十分緩慢,而帶領我們的獵人早已踩著輕捷的腳步,不知走道哪裡了。還好在劉老師的帶領下,我們最後還是和獵人大哥會合了。但是我們走得實在太慢了,這樣他實在無法帶我們去打飛鼠,等我們走到,飛鼠也早就走了。於是獵人大哥就叫我們待在原地,等他回來。

據帶領我們的族人說,這裡的飛鼠不算少,而且飛鼠算很好獵的獵物;因為只要用強力燈光照到飛鼠,飛鼠就會被定住身形,這時只要朝兩眼間放槍,通常是十拿九穩的。而早期人還沒這多的時候,費的力氣就更少了;因為飛鼠有一點趨光,喜歡往人類所升的火堆靠近,躲在火堆附近的樹上偷窺火堆和人類。因此那時打獵,升好火堆後,就是等著打飛鼠。但現在上山的人多,特別是這一區,不只打獵的人,更多的是採靈芝或牛樟芝的人,所以飛鼠已經被嚇得沒有那麼多了,其它的獵物更是少見了。

星期四, 2月 09, 2012

120203 那瑪夏之旅 – 打獵見習 放陷阱篇

經過幾個小時的持續上坡,我們終於到了紮營的獵寮。其實路也不算太難走,尤其前三分之一,偶爾還看的到登山社的布條,不過族人說那是很久之前的事,八八水災後就很少有人來了。過了這三分之一,後面的路才是獵徑,但也算是好走的獵徑,路跡還算是明顯,族人說那是因為這是共同入山的路,到裡面一點,獵人會往各自的獵場或獵寮前進,路跡就沒有這麼明顯了。

當然,今天路程不難走,也要感謝老天爺,給了我們適宜登山的好天氣,雖然在後半段,山裡一片霧茫茫,但幸運的是直到我們抵達營地,準備晚上的柴火時,才下了一陣雨。


887
(霧中森林)

該忙的都忙完了,雨勢也不算太大,獵人大哥就帶我們去架設陷阱。

星期三, 1月 25, 2012

120121 龍飛鳳舞 – 大人的成長故事

著「父後七日」的好成續,王育麟導演以傳統歌仔戲為元素,包裹著家庭、親情與個人的成長,再次帶給我們一個值得深思又好看的故事。相較於「父後七日」,也許多了經驗,「龍飛鳳舞」的故事更流暢,更吸引人,從一開始颱風夜也要演戲給神明看,就已經抓住觀眾的心,也說明了戲班生計來源與其苦。



星期一, 1月 02, 2012

20120102 沒有化學 那來的橘子工坊


這隻廣告出現了好一段時間,那一句恨化學的橘子工坊成功在許多消費者心中建立了某種形象,但這種成功正好曝露台灣消費者缺乏科學素養,曝露台灣的科學教育失敗。因為,沒有化學那來的橘子工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