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7月 15, 2010

100626-27 新竹後山之旅 5 – 水蜜桃的誘惑

這次住的民宿,不是在熱門的司馬庫斯,也不是在另一個熱門的鎮西堡,而是在往這兩個地方路上的泰崗,因為上述兩個地方高名氣的吸引,會來泰崗住的人不算多。雖然前幾有一部泰崗的記錄片-水蜜桃阿嬤,稍微提升了泰崗的名氣,依舊不敵司馬庫斯和鎮西堡。不過沒有太多觀光客的泰崗,其實自有其風情,值得一訪,特別是這次住宿的巴浪民宿,讓我充份見識到什麼叫好客。
800
(泰崗部落中的泰雅傳統倉庫,有著防老鼠的裝置(下),顯現原住民的巧思)


住進民宿,放下行李沒多久,主人-巴浪阿公就拿一大箱他們自認不良品的水蜜桃請我們吃,在我看來那些水蜜桃都很不錯啊,嚐起來更是香甜多汁,就這樣任憑我們吃;晚上的餐點也是豐盛得不像話,真的是物超所值,同樣的價錢,平地還吃不到這麼豐盛的美味呢!更別提阿公、阿媽是放棄與桃園親戚的聚會,等我們的到來呢!真的是「揪感心」!
797
(正要摘水蜜桃給我們吃的巴浪阿公)

隔天一大早,阿媽很早就出門去果園等我們,阿公則開車帶我們去果園。我想雖然復興鄉、尖石鄉的水蜜桃很有名,但大多數的人應該是沒看過水蜜桃樹,當然更別提要怎麼判斷水蜜桃熟了沒,或是怎樣採摘才不會傷害到水蜜桃及果樹。據阿公說,之前就有一些觀光客就亂摘,就傷害到果樹,或是亂摘沒熟的而亂丟,讓人看了心痛。還有,即便是在山上買,也要仔細分辨,有些攤販是以進口來冒充本土的水蜜桃,可得小心選,最好的方法還是直接跟農家買,不但直接贊助了農家,又能吃到真正新鮮的本土貨。
798
(阿公的水蜜桃園,不只有水蜜桃,還有好吃的玫瑰李(右下))
799
看過了水蜜桃園,阿公和阿媽還帶我們去看他們的高麗菜園,告訴我們當初開路及開墾菜園時發生的趣事,當然也少不了要帶幾顆高麗菜囉。

不過,看著這些水蜜桃園及高麗菜園,我想很多人會說,都是這些人亂開發山林,導致水土保持不好,所以才會土石流不斷,所以才會讓下游的水庫淤積。早期的我也是如此想,想說為什麼政府不管這些人,為什麼政府不重罰,為什麼政府沒有魄力…等。但這種想法越來越來成為主流意見,特別是幾次風災之後,大家的矛頭都指向這些在山林中種植墾伐的人,特別是原住民。不過,真的就如此簡單嗎?單純把責任都推給他們就好了嗎?

之前在讀到一些宗教宣傳品時,特別對其中一點有意見。裡面說到屠夫或殺魚的罪孽最深,也有說到最可惡是殺豬/牛的,再來是吃肉的。我就不禁要想,這些殺豬、殺雞的還不為大家服務,不要說什麼他們不宰殺牲畜就不會有問題,除非大家都不吃肉,他們賣不出去,自然不會去殺這動物,憑什麼只因是他們操刀或聽到動物們的嚎叫,就得擔負較大的責任呢?其實這還不是因為那些想吃肉又不敢動手宰殺動物的人所造成,結果這些人又偽善的把責任都推給他們。

同樣的,捫心自問,對於所吃的菜或蔬果,你曾關心過種植的環境嗎?之前只在乎好不好吃,便不便宜,現在開始注意健不健康,農藥的使用等,但環境呢?如果你從來不關心,怎麼又能把所有的過錯推到這些在山上種植的人呢?也許講究健康的你,還曾購買標榜在山上無毒環境種植的蔬果呢!那真正的犯人是我們,因為遠離農田的我們,對於食物的來源既不關心,也不在意,更無心了解。這樣的我們怎麼有權利指責他們呢?甚至因為有這樣的市場,吸引一些平地人上山租地來種菜、種水果的,所在多有。

即便你真的從來都不吃山上來的蔬果,就真的有權利指責他們嗎?特別是最近對於山上原住民的指責。面對這個問題,我們從來都以現今工商社會的角度來簡化對事情的看法,水庫會淤積,土石流會產生,都是原住民在山上濫墾濫伐造成的。沒有通盤國土政策的政府,也隨著這種看法起舞。這次老師給的資料當中,就有一篇「為吃水蜜桃 賠了一座石門水庫」,但請注意第10篇留言,「如果你們說水是你們的,我說樹是我們的」,「當你們大量用水,甚至用到晶片生產的時候,甚至已經用到一張學生電影票要230元的時候,我不種水蜜桃,我怎樣讓我孫子跟你兒子一起看電影?」這兩句沈痛的控訴,道盡許多在山上討生活的辛酸。

是啊,在山下享受的我們,憑什麼要求住在山上的人什麼都不做,以他們的犧牲成全我們的幸福呢?不免有人會說,那就下山來住啊!好個「何不食肉糜」,對於他們,住在山上即便收成不好,沒什麼錢都勉強都能過活,還能過著採集生活,而且至少地是自己的,還能有個棲身之所。到了山下,面對高失業率,工作不好找,花費又兇,只要沒錢就活不下去,那為什麼要下山呢?面對這個難題,我們實在多設身處地為他們想想。

當然,也不是就因此完全支持山地的開發或墾植,但政府是不是應該有個通盤而細膩的國土政策,再加上圓融的執行手法。就像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,說到日本政府對於在山中的村落,是在詳細調查後,區分安全、與不安全的地區,並與居民充份溝通,選定可居住/耕種的場地,讓山中的居民住的安心。而不是一方面粗暴地叫原住民下山,一方面又放任某些高風景區的民宿無限成長,甚至還想搞個高山纜車,簡直是精神錯亂!

看著巴浪阿公笑著說山上生活的點滴,說著水蜜桃與高麗菜的收入,其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高,聽到那個數字我有點被嚇到,我想在台北,那個收入應該很難養活一家人吧!我不自禁又想起那兩句控訴,但看著阿公的笑臉,卻沒有任何的不滿,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沈重及無力,好像不管做什麼都對現狀無濟於事。就如同老師說的,這個時候似乎只能向天祈求了,祈求這片土地還能讓我們生存下去。

沒有留言: